用户您好!请先登录!

法国贵族的“风水宝地”——卢瓦尔河谷

法国贵族的“风水宝地”——卢瓦尔河谷

上一次去那里已经是10几年前的事了。当初,作为一名出国旅行小白,第一次走出国门自然喜不自胜,对出行目的地所有的特色景点恨不得都走一遍。

从巴黎出发经凡尔赛、奥尔良到达卢瓦尔河谷地区。好似埃及的“帝王谷”,这里也素有盛名,所不同的是这里是人间盛景。卢瓦尔河流域,法语:Vallée de la Loire,全长280公里,总面积800平方公里,它起于卢瓦尔河畔苏利(卢瓦莱省),止于卢瓦尔河畔沙洛讷(安茹省)。两岸秀丽的河谷风光吸引了法国众多国王、艺术家以及其他名人在两岸定居。 大量的高质量建筑遗产,尤其是美不胜收的城堡和庭院,让这里被称为“法国的花园”,2000年起,整个区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卢瓦尔河谷(Loire Valley )城堡群在15和16世纪被法国王室选为皇居。每一座卢瓦尔河城堡都在技术,建筑以及审美意识上使出浑身解数,例如有426间房间和282个壁炉的香波堡(Chambord),横跨谢尔河(Cher)的雪浓梭堡(Chenonceau)、昂布瓦兹城堡(Ambroise)、维朗德里城堡 (Villandry)、图尔城堡(Tours)、舍维尼城堡(Cheverny)和昂热城堡(Angers),它们全都处身于优美风景的中心,而四周有无与伦比的花园围绕着。如果细数下来,目前完整保留下来的城堡和庄园共有三百多座。究竟选哪座最终呈现给我们的游客,这着实让我们犯了难。

香波堡chateau de chambord

地址:Domaine National de Chambord – 41250 Chambord

这座由弗朗索瓦一世(法国瓦卢瓦王朝第十位君主)的一个梦想而诞生的城堡傲然的屹立在广袤的森林中,这座雄伟的宫殿是法国文艺复兴艺术的瑰宝,不禁我想起另一座承载着“帝王梦”的园林“圆明园”。巧的是,在庆祝中法建交50周年之后的一年,两座遗产结为友好关系,向世界展示不同文化下的优秀建筑遗产。

没人知道香波堡的建筑师到底是谁,但传说建筑的灵感来自达芬奇的草图,我们慕名来看著名的双螺旋楼梯。法国人对哥特式建筑钟爱有加,即时文艺复兴潮流吹到了法国,仍不难看到哥特式与文艺复兴式结合的伟大建筑。前后花了138年兴建的香波堡,集合方形、圆形等各种几何元素,工整排列、相互对称,黄金比例计算的丝毫不差,因此即使集合多种建筑风格,也不会有突兀不搭的感觉。

城堡结构来自于方形堡垒的概念,中央的主体建筑与外围方墙堡垒对称协调,都是方形主体加上角落四个圆形结构。后栋较高的建筑物体现出主体大楼的主谓与气势;前端低楼层的方墙长廊,作为主体大楼城墙及大门的表征,同时也是城堡的大门入口。

中央主体的高塔是整座城堡中最高的建筑。高塔巧妙装饰哥特式扶壁结构,除了得以让柱状高塔建的更高外,运用方柱与圆弧的设计来变化传统扶壁,也让建筑分外表现出文艺复兴样式柔软的一面。

再欣赏中央主体建筑所有的屋顶高塔,或方或圆、或尖或平,看似重复又有些不同的排列组合。细部的装饰也是比照对称、重复、排列等文艺复兴样式的设计概念,巧妙运用几何图案让外观产生立体感,也是此建筑的一大特色。

城堡共有440个房间、84部楼梯。从正门步入主堡立即置身于一个明亮宽敞的大理石宫殿之中,正对着著名的“双旋梯”。双螺旋回旋梯于每个楼层都有两个对称的出入口,一上一下双方都不会碰面,据说这是为了避免面正宫王后与情妇遇见时的尴尬。真心理解不了法王这种掩耳盗铃的心理,不过这等韵事也为建筑欣赏添加了一撮不同意味的香辛料显得更加有趣。楼梯毕面雕刻着连续的图腾及徽章,代表弗朗索瓦一世的蝾螈图案,充满整个墙壁及天花板。

城堡目前仅有66个房间开放游览,内有路易十四的起居室,展示有历代波旁王朝的帝王画像,包含被送上断头台的路易十六、后续复辟帝制的路易十八、查理十世等画像,已经马车、餐具、权杖、皇冠、王室用具等。

比城堡更让我着迷的是香波堡拥有的广阔森林。城堡的外围墙绵延32公里,从弗朗索瓦一世的统治末期就开始建起这一围墙。在这块领地上,橡树林、松树林、草原、沼泽、林间空地装点着大自然的美景,獐鹿和野猪在这里自由生活,1947年香波领地被列为国家野生动物、狩猎自然保护区。

现在这1000公顷的森林向公众开放,还专门设置了野生动物观察站,既可不打扰动物们的生活,又可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

雪瓦尼城堡Chateau de Cheverny

地址:41700 Cheverny,France

雪瓦尼城堡Chateau de Cheverny有着优雅和谐又洁白的外表,被誉为“一艘身处花海中的白船,破浪而出”,更以拥有卢瓦尔河谷畔城堡群中最为精致奢华的家俱收藏和装饰而闻名。

城堡最早的建筑是始建于1500年的堡垒,如今,我们只能从附属建筑部分看到它留下的遗迹。城堡的主体建于17世纪上半叶的路易十三时代。1624-1640年间,当时的雪瓦尼(Cheverny)地区领主、任路易十三宫廷大臣的亨利伯爵(Henri Hurault)和玛格丽特伯爵夫人(Marguerite Gaillard de la Morinière)命人拆毁了当地的防御工事,在原址上建造了这座美丽城堡。

雪瓦尼城堡的屋顶呈灰蓝色、粉白色的外墙、完美对称的建筑造型体现了17世纪的古典风格。既朴素简约又具有强烈的理性色彩和逻辑美感,据说是深受巴黎的卢森堡宫的影响,在当时是颇为前卫的作品。其主体建筑风格已经脱离了文艺复兴之前那种壁垒森严、塔楼林立、细部构造繁复的传统哥特式城堡形式,转而追求充分表现国王贵族统治者的威严与严格的社会阶层区别。

雪瓦尼城堡分成左右两翼,主楼梯(L’escalier d’honneur)位于两翼的正中间,用于连接各个楼层。不同于香波尔城堡的那些螺旋式楼梯,这里折角直通型式的楼梯体现的是最纯粹的路易十三风格,石头上还雕刻着那个时代流行的图案,如花瓶、水果、勇士徽章和艺术象征物等。

整个城堡一直是归Hurault家族所有的私人房产,从未被废弃。Hurault家族是名门望族,从13世纪起就扬名布鲁瓦(blésoise)城。法国大革命时,家族财产被充公,城堡只好出售,直到波旁王朝复辟,这个家族再度获得相当强而有力的政治经济地位,才在1825年由蔚伯雷侯爵(Vibraye)将他祖先的这份产业购回整修。与香波尔堡在法国大革命时珍贵家俬、王室装饰物被席卷一空的悲惨遭遇不同,雪瓦尼城堡一直非常幸运,得到了完善的维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雪瓦尼堡也侥幸逃过战火,连《蒙娜莉萨的微笑》等罗浮宫的珍藏,都曾被送到这里保管。

舍农索城堡Chateau de Chenonceau

地址:Chateau de Chenonceau – 37150 Chenonceaux

来到舍农索,这次我们不聊建筑。那我们聊什么?聊八卦。如果说“古堡之国”的苏格兰城堡大多与阴谋和权位有关,那么卢瓦尔河的城堡则大多充满香艳浪漫的风流韵事。

被称为“贵妇堡”的舍农索是一件建筑杰作,其非凡独特之处不仅在于它横跨谢尔河(Cher)而建的新奇理念,而且在于它被女性青睐并且得到她们管理和保护的命运。城堡每个以豪华家具装饰的房间都摆放鲜花,这位城堡的精致锦上添花。这里有5位王后曾经居住过的卧室、路易十四厅、横跨谢尔河的大长廊、建在桥墩中的奇特厨房、凯瑟琳·德·美第奇的工作间(Cabinet Vert)……

舍农索城堡正门出现在眼前,看着体量不大,其实是整组建筑的短边正对主路。

从这张图可以看出舍农索城堡周边森林般的环境似乎就是为这个城堡服务的。

好,看过城堡整体,我们现在进入正题:八卦城堡的历史。

1547年继位的法王亨利二世(弗朗索瓦一世次子,不是英国的亨利二世,说实话欧洲的历史也挺乱的)娶了出身意大利名门的凯瑟琳·德·美第奇(这个家族直接百度,有名的说都说不完)为王后,却迷上了比自己大20岁、当时已年届50的寡妇戴安娜·德·普瓦捷,并把舍农索城堡当礼物送给她。戴安娜比亨利大上二十多岁,但在亨利众多的爱妾中(欧洲王室大多信仰天主教后基督教,教训要求一夫一妻制,但可以有多位情妇),老戴却独享宠爱于一身,以至于亨利要把王冠上的明珠献给她。戴安娜似乎有不老的容颜,基本不用美图秀秀50岁看起来也貌似30,让亨亨着迷。传说,戴安娜的美容秘方是每日早起就跳进冰冷的谢尔河游泳,然后骑马打猎,再上床来个回笼觉,直至中午方才起来(我分析主要是不用上班签到下班苦逼加班才驻颜有术)。戴安娜不仅美丽而且聪慧,并具有商业头脑,把城堡治理的井井有条,她监督城堡花圃、果园和蔬菜园的开辟,将之装点成当时最具有艺术特色的花园,并在谢尔河上架起长桥,使舍农索城堡成为世界上唯一一座带有桥梁的城堡。受宠的老戴在王宫中,以一种施舍性的同情对待王后,甚至在王后患上猩红热的时候还去照料她。尽管凯瑟琳王后尽量对这种司空见惯的王室家庭关系保持冷静,但有时候大姨妈来了,愤怒也会占上风。一次,凯瑟琳王后同亨利二世和戴安娜就某些针对自己故乡意大利的政策发生了争论。凯瑟琳轻蔑地反驳戴安娜:“我通读了我国历史,发现无论哪个朝代都出现过婊子干政的情况。”转折点在1559年,这一年,国王亨利二世……挂了。他在为女儿的结婚庆典而举行的比武中,被苏格兰卫队长蒙哥马利的短矛刺穿头部,十天后去世,终年40岁。剧情从此大反转,亨利二世的遗孀,凯瑟琳·德·美第奇不仅把戴安娜赶出了舍农索城堡,而且在政坛进一步扎根,由于她继承王位的儿子们命都不长,凯瑟琳成为三代法王的母后,开始摄政,(这短命三兄弟是弗朗索瓦二世、查理九世、亨利三世)影响法国政坛20年。

从城堡的阳台看“戴安娜·德·普瓦捷花园”。

红色部分就是“戴安娜·德·普瓦捷花园”,是城堡占地面积最大的花园,八块三角形的大草坪。

从城堡的阳台看“凯瑟琳·德·美第奇花园”。

红色部分是“凯瑟琳·德·美第奇花园”,不大却很精致。

从凯瑟琳花园看城堡。

凯瑟琳花园的花花草草。

看见那个迷宫了吗?回来看这张图才发现的,它是凯瑟琳修建的。

桥上的建筑是赶走老戴后,母后凯瑟琳加建的。

进入城堡参观的第一间屋子就是这里——卫兵室。壁炉上的这张肖像画就是凯瑟琳·德·美第奇。壁炉上的标志“H”代表亨利二世,双“C”就是凯瑟琳·德·美第奇。

这就是1576年,“凯瑟琳·德·美第奇”在老戴那座桥的上面建的长廊,凯瑟琳曾在这里为儿子亨利三世开趴。一战期间,这里曾改造成医院,现场有一张当时的照片,一位伤员躺在病床上,拿个鱼竿伸出窗外钓鱼。二战期间,廊子的一头是敌占区,另一头是自由区。舍农索城堡也险些被德军炸毁。

厨房景观倒是不错,能看到河水。

通过这组滑轮,可以直接从河面上的船吊运货物。 

吊运货物的地方。

这张挂在“路易十四沙龙”房间的肖像画要说两句,她也是舍农索城堡其中的一位女主人——路易斯·杜邦夫人(1706-1799),杜邦夫人是18世纪启蒙运动时代的代表,她在舍农索城堡的沙龙聚集了当时最出色的精英,像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都是这里的座上宾。据说由于她的智慧,才让城堡免于法国大革命的破坏。

城堡前厅的屋顶有一系列的拱肋, 这些拱肋的拱顶还不在一条直线上,看傻了搞建筑的。

朗热城堡Chateau de Langeais

地址:Chateau de Langeais 37130 Langeais

9世纪朗热地区第一次建造了一座石制堡垒,这就是日后朗热城堡中的主堡,它同时也是当时卢瓦尔河流域最早建造的石制城堡。现在的朗热城堡就是在这座城堡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直到1465年路易十一(LouisXI)下令重修,城堡还是用来加强当地防御能力的。所以建筑体现了15和16世纪之交时发生的一些变化:面向城市一边的正立面拥有一座堡垒的所有特点,例如:庞大的塔楼、吊桥、建在突廊上的巡逻道。

面向庭院一边的正立面则符合一位国王或者一位大领主对其住所的期望:成为一个令人愉悦的居住地,通过漂亮的窗户可以欣赏到外部景色。

1886年,热爱艺术的商人雅克·西格弗里德(Jacques Siegfried)买下这座城堡。他花费18年为城堡重新置办家具并且按照中世纪时期的样式重新装潢(地砖、壁画),他重新营造了一座文艺复兴早期时的王储居所的氛围。1904年,他将城堡赠予法兰西研究院(Institut de France),如今这里依然是法兰西研究院的产业。

在中世纪风格的花园脚下,矗立着一座由安茹伯爵富尔克·内拉(FoulqueNerra)在大约公元1000年时建造的主塔。这座主塔是法国保留的最古老的主塔之一,它曾经是一座长200米的堡垒的一部分,这座堡垒在俯瞰卢瓦尔河谷的岬角上曾经占据战略地位。堡垒遗留下来的还有圣救世主小教堂(chapelle Saint-Sauveur)的遗迹,它由富尔克·内拉在其中一次从耶路撒冷朝圣返回之后建造。如今,这座主塔借由一座复原的脚手架得到重点展示,人们借此可以了解中世纪时期的建造方法。

阿泽勒丽多城堡Chateau d’Azay-le-Rideau

地址:Chateau National d’Azay-le-Rideau

阿泽勒丽多城堡位于卢瓦河谷中部地区安德尔河(River Indre)的一个小岛上,是一座融合了法国和意大利建筑艺术风格的城堡,亦是法国文艺复兴早期的杰作之一。自1840年,城堡便被列为历史古迹。

城堡初建于11世纪,于1119年由当时的领主阿泽·西都Azay le Rideau(卡佩王朝腓力二世Philippe Auguste的骑士)为了抵挡来自图尔和希农的进攻,用作防御而建造的城堡(O(∩_∩)O哈哈~真是造化弄人,我们这条古堡行程从奥尔良到图尔串下来,那时的领主们却是死对头)。其后,在英法百年大战时被毁于一旦。在15世纪末,皇室财政大臣马丁·贝尔特罗(Martin Berthelot)获得了领地并传给了其子吉尔·贝尔特罗(Gilles Berthelot)。在1514年-1527年,弗朗索瓦一世(Francois I)统治期间,吉尔对城堡进行了修建。他将这座城堡改建成了一座充满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迷人府邸。城堡的排场必须足以体现国王的财务官所得到的贵族身份与气质。这座城堡几个世纪中几经转手和修缮,最后一任主人因为破产,不得不将城堡变卖。1905年法国政府买下城堡及部分园林,自2014年新的一期修缮后于2017年3月对公众开放。

阿泽勒丽多城堡主体分为两部分,分别被安德尔河安德尔河(River Indre)和风景园林围绕。城堡的入口建成凯旋门的形状,装饰着始建者吉尔·贝尔特罗和他妻子名字的首字母。

而楼梯下部的裙边上则装饰着弗朗索瓦一世(Francois I)和他妻子克洛德王后(Claude)的标志:蝾螈和白鼬(salamander & ermine)。

现在看到的英式花园及西边的水塘,是19世纪期间建成的。

从大厅和皇家寝室,其奢华的室内装饰和家具、墙上的绘画和挂毯,都在描述法国王室的故事,令人目不暇接。

X-Eyes Admin
X-Eyes Admin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